Skip to content

欧游杂记(二)

2008/12/26
tags:
by

这时大概有四五点钟了吧,天色开始暗下来,这列车经过了一路大大小小的工业区后,就开始进入市区了,我们需要在()站转巴黎市区的地铁,然后再转另一路地铁才能到我们预定的酒店。好几个月前,我们预定这酒店的时候,只是考虑到交通方便,因为第二天一早要赶到旅行团的集合地点,就希望前一晚最好住在离地铁站近,而且不用转车就能到的地方。可是出发前又做的一些研究让我们大跌眼镜,这酒店居然坐落在巴黎红灯区里,斜对面就是著名的Moulin Rouge(红磨坊),这也算是个连锁的酒店,可是才一开间,而且左邻右舍都是成人用品店,OMG,出门得多留个心眼啦。

先说酒店吧,这酒店的门厅还算温馨,也有顾客进进出出,等拿到钥匙进了电梯,我才感觉到,原来法裔人士开的酒店都是一个样的啊。这家酒店简直就是几年前我们去Montreal的那家酒店的翻版 (不知道谁是谁的翻版)。这类酒店都是挂hotel的名字,接待台通常比较小,有点象家庭旅馆,门厅给人的感觉都比较温馨紧凑,酒店的房间常常会跨到另一幢楼里,上次我们在蒙特利尔的Rue Ste-Catherine附近住的那个酒店就有点象上海的金陵东路旁沿街的旧式居民楼那样(金陵路在解放前就是法租界)。因为旧和小,进到房间里就会感到一些失望,这里除了床以外,几乎没有什么家具。因为房间都不是为酒店专门设计的,所以桌子就会放在很不方便的地方,桌子上可能有台旧式的电视机,一般是用天线的那种。洗手间也是最低配置的,而且洗澡要趁早,水压不稳,时冷时热,搞不好就洗不成澡了。幸好我们就在这里住一个晚上,扔下行李我们就回到街上看看这巴黎的红灯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说是红灯区,可它既不象美国电影里小姐林立招呼来往行人的那种,又不象中国那样满街都是点着粉色日光灯洗头房,也不象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每个窗口里都有个window girl的那样,就是一般的街道,当然夜黑风高我们也没去仔细地探究。倒是去了另外一个方向,门前的Boulevard de Clichy是名副其实的林荫大道,象上海的肇嘉浜路,中间有一条绿地。我们走到街对面,再沿着旁边的小路往深处走,不知不觉已经是上山的路了,有些路是用巴掌大的石块铺成的弹格路,可能是防滑吧,有点象几十年前的宁波路菜场。路两边有零星的小店都还开着,就是没什么生意,有些标准的法式小餐馆,但最多有一两位客人,没看到哪家是特别热闹的,不知道是因为是圣诞前夕还是经济不好。再往上走店铺就越来越少了,经过一处旅游手册上号称是毕加索故居的地方,大门紧闭,但看上去象是新修葺过的样子,应该就是这个地方——Place du Tertre,而且周围也忽然多出些卖画的小店,达里的博物馆也应该在附近。这里白天应该是蛮漂亮的,可是在冬至的晚上,阴阴湿湿的,有点电影《巴黎圣母院》里的那种感觉,想必这一带的小街几百年来也没有太大的变化。
果然,再往前走,到了和下面那幅画很相象的地方,往左便看到一座大教堂——Basilique du Sacré-Cœur,中文翻作圣心堂。这位于巴黎第十八区的蒙马特山和圣心堂居然和巴黎公社的兴衰还有非常紧密的联系咧(Wiki维基)。天还不算很晚,教堂的门还开着,但是从旁边看去,四周下沉式回廊生满了青苔,游人又不是太多,空气里总透着一种肃杀的感觉。这里是城市的地标之一,而且从山上还能看见巴黎的夜景,从教堂的正门拾级往下,走了好久才回到山下的Boulevard de Rochechouart。
往回走,经过酒店,再过一个街口就是著名的红磨坊了。正当我们在街心花园取景准备拍照的时候,身边的一行人操着有些口音的普通话走了过去,看得出来其中有一个大约是县级领导的中年人被簇拥着,还有个稍微年轻一点的在鞍前马后忙着,其他人都剔着牙环顾左右。呵,考察团嘛。幸好这几年一直不用交税养活这群硕鼠,否则真想走上去在他们健步踏入红磨坊的时候来个立此存照,再贴到天涯上作番人肉搜索。哈哈,算啦,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明天还要早起,回酒店休息啦。
下面摘一段有关红磨坊的介绍:

"前往蒙马特的红磨坊(Moulin Rouge)先搭乘地铁至Pigalle站,出地铁站到Leon餐厅前即可换搭Montmartre Bus上山,或是走到Foyaties街口搭乘登高车,若步行上山需要有好脚力。夜夜上演歌舞表演的红磨坊是此地最着名的的夜总会,也缩影了蒙马特这个红灯区的百态,说它是巴黎的拉斯维加斯一点也不为过!蒙马特在全盛时期最多有30多个风车在此运转,如今以歌舞表演为主的红磨坊在此吸引许多人来一窥究竟。红磨坊最着名的红风车已有100年历史,夜总会上演的着名康康舞,搭配穿着鲜艳的上空舞娘,以及声光效果一流的表演场地,彷佛置身拉斯维加斯!红磨坊(Moulin Rouge)在蒙马特山坡下,面对着Clichy大道,它是世界上第一个夜总会,一个不会旋转的风车霓虹灯是它走上世界的招牌广告,但真正使它成名的是康康舞(Can Can Dance)与雅而不俗的脱衣舞。1889年10月6日,红磨坊揭幕首演时,那个个儿矮小、留着小胡子、还打扮成小丑模样的司仪向世人郑重地宣布:“生命多么美好,现在请大家观赏康康舞!”随着他的话,十二个康康舞女郎出场了。那句开场白后来也成为巴黎的名句。红磨坊的节目每半年一换,但只有康康舞不换,不过现在已是24个人同跳了。康康舞源自法国诺曼第,节拍疾,步伐快,高高跳起,重重跌下,很不易跳,有时女郎故意撩起多边多摺多层的裙子来,却不易给人暇想,这是康康舞成功处。至于其他节目,一片金粉世界,许多女郎没有衣服,百馀年来早已见怪不怪了,是成年男女夜间都可去的地方。"

Moulin Rouge This is a camp classic. The establishment that Toulouse-Lautrec immortalized is still here, but the artist would probably have a hard time recognizing it. Colette created a scandal here by offering an on-stage kiss to Mme de Morny, but shows today have a harder time shocking audiences. Try to get a table—the view is much better on the main floor than from the bar. What’s the theme? It’s strip routines and the saucy sexiness of la Belle Epoque, and of permissive Paris between the wars. Handsome men and girls, girls, girls, virtually all topless, keep the place going. Dance finales usually include two dozen of the belles doing a topless cancan. (Source: Frommer’s Paris 2008)

这个中文论坛里有些莫里斯·郁特里罗(Maurice Utrillo)的作品。郁特里罗是个以画蒙马特街道见长的画家“莫里斯·郁特里罗(1883-1955年) 出生于巴黎,逝于朗德省达克斯,他的母亲是苏珊娜·瓦拉东,她是杂耍女艺人,后来成为德加最喜爱的模特,最终自己也成为画家..年轻的郁特里罗学业平庸,懒惰,不守纪律,而且不幸无人管教,终日所思的就是偷偷喝酒……他在堕落……终于在母亲的坚持下,拿起了画笔开始作画而不致虚度年华,后来成为著名的法国街道景色画家。27岁开始所作的画以白色为主调,称为“白色时期”。他把蒙马特冷清的街道,暗淡的小镇,不三不四的旅馆,病态的草,细弱的树,描绘在奶白色和牡蛎的白色、暖灰色、橄榄色和蓝灰色的微妙的和谐之中,世上最贫穷,最平庸,最瞥脚的一切都被他以直觉的力量改变了……他有准确的色调,色阶与空气关系,那些柔和的色彩都是难以分析的……当人们看到郁特里罗创作的一幅幅宁静、且构图完美的巴黎街景画时,世人很难相信它的作者是一个声名狼藉的酒鬼和人人讨厌的家伙。所以在艺术作品中往往表现出艺术家灵魂的另外一面,这也是一种平衡……”



欧游杂记(目录)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