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有关上海世博会 (2)

2010/01/05
在网上的一个论坛看到下面这篇,应该是半官方的文章吧。转贴者给它加上了如下的副标题——

上海世博会看来已经变成了上海本地的庙会了

上海世博进入倒计时 长三角外热情不足购票寥寥

  在卢浦大桥实习的小科每天都在观光电梯间的门口迎接客人。这座大桥是北半球唯一的观光桥,现在是纵览世博园的最佳观测点。随着世博会的临近,到大桥游览的客人日益增多,小科的工作也忙碌起来。
  小科的主要任务就是向游客介绍世博会。可让小科困惑的是,世博会都快倒计时100天了,许多游客对世博会到底是什么还知之甚少。“世博会是卖啥的?”“世博会比迪斯尼好玩吗?”“在世博会买外国商品缴不缴关税?”面对这些问题,小科总是哭笑不得:“世博会就像个大家千金,要赶快走出深闺才行呀!”
  小科的担心得到了上海图书馆馆长吴建中的印证。“很多人把世博会看成了放大的广交会,或是迪斯尼。”吴建中曾在各地做过多次关于世博会的巡讲,他发现,不光是老百姓,即便是一些地方官员,对世博会的理解也有偏差。
  “他们把世博会当成了招商引资的平台。”这位身兼上海世博会主题演绎顾问的知名学者呼吁:当务之急,世博会需要启蒙!
  冷热不均警示世博
  日本大阪市政府顾问仁田博昭到上海,一下飞机,马上感觉好像回到了1970年的大阪。“这里就像一个大工地。到处都在施工,尘土飞扬,整个城市仿佛都被翻了过来。”走在路上,叉车、吊车、推土机、压路机等等各种大家伙,不停地呼啸而过,“上海简直成了展示工程机械的T型台。”
  走进市区,大街小巷里挂满了关于世博的标语,世博标志和吉祥物海宝出现在你能见到的任何地方,收音机里弥漫着世博新闻和世博歌曲。“世博热得发烫啦”,曾在北京奥组委工作的张小姐如今借调到世博局,她说:“现在这里的气氛比北京奥运会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76岁的钱大夫正在张罗2010年的家族聚会,远在美国的小哥、在北京的姐姐和在武汉的大哥到时都会回到上海复兴路的老家。他们有的已经20多年没回上海了。“请他们回来看世博会”,她觉得老有面子:“他们都80靠上了,这可能是我们这辈子最后的聚会了。”
  2009年12月29日,世博局发布了预售个人门票的最新数字。在已售出的868万张门票中,上海人就买了649万张,其次是江苏61万张,第三是浙江21万张。在旅行社购买的472万张团队票中,上海也占了309万张。
  然而,与长三角的如火热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全国其他地方的世博热度尚未升温。个人门票预售的情况显示,江浙沪以外的各省区市,购票数不到总数的7%。据零点公司2009年11月的一项调查,北京、广州、成都等6城市市民对世博的关注度,西安最高,为72%,最低的广州仅为33%。至于前去参观的可能性,同为一线城市,北京和广州较上海差了70多个百分点,仅为13%和12.8%。
  重庆大学的于丁丁作为中国青年报世博训练营营员,曾到上海参加了几天培训。培训结束,他兴致勃勃地回学校组织了一场世博讲座。到时间,台下倒是来了七八十人,可于丁丁仔细一看,全认识,不是同乡就是好友。“都是给我捧场来的,并不是真关注世博。”于丁丁说,“也难怪,从西到东,机票来回3000块,如果不是有特别的吸引和经济的方式,确实不现实。”
  对于这种慢热现象,有专家分析说,一是因为上海没有北京的京师地位,在全国的动员力差一些;二是因为世博没有火炬传递那样的发动方式,尤其没有火炬受阻引发的爱国情绪的强刺激;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是全民对世博理解还不清晰,对它的重要作用还认识不够。
  上海世博局研究中心主任季路德告诉记者,世博跟奥运完全不同。奥运是竞技赛事,娱乐、紧张、刺激,电视拼命转播,大众知晓率比较高。而世博比较平静,它是思考的,启迪的和熏陶的,但并不解决具体问题。季主任提醒说:“在功利浮躁的氛围里,这很容易让人认为与己无关。”
  就在零点公司调查前不久,迪斯尼落户上海的消息发布,引起人们强烈的兴趣。不仅迪斯尼概念股疯涨,来迪斯尼选址地买期房的外地人更是剧增,周边房价从四五千涨到3万,连上海本地人也觉得不可思议。在世博观景点卢浦大桥实习的小科对记者说,在那里观景的游客对迪斯尼的了解要比对世博多得多。
  在西方国家,世博会的声誉远超迪斯尼,据德国汉诺威世博会的数字,该市有50万人口,在世博会的5个月时间,参观人数是1900万,这是巴黎迪斯尼乐园一年游客数量的两倍。季路德警告说:“如果不赶紧强化对世博会的正确解读,将会让许多人在家门口与千载难逢的盛宴失之交臂。”
  人类思想的大PARTY
  那么,世博会到底是什么?
  对此,吴建中馆长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给记者点出了几个展馆的设计理念。
  “当我看到挪威提交的以‘Powered by Nature”(自然之力)为展馆主题的陈述报告时,感慨万分。”吴建中说:“‘Powered by Nature’如今已经成为风靡全球的口号,雅诗兰黛化妆品牌Origins上有‘Powered by Nature”的字样,比利时Electrawinds(风力发电)集团主页上有‘Powered by Nature”的标语。但把‘Powered by Nature’作为国家整体形象推出的唯有挪威。”
  挪威馆外形由15棵挪威大松树组成,每一棵大树都能自由拆卸组装,把大树的各个部件组装起来据说只需6小时。之所以用木头为主要材料,按设计师的说法,是“因为木材可以被回收,是无污染的建材”。
  “在挪威的国家战略以及具体行动中都可以看到‘自然之力’的深刻影响。正因为如此,挪威才有底气向世界宣布,到2020年,挪威的碳减排达到该国1990年水平的40%,到2030年实现碳中和(净排放为零)的目标!”吴建中感慨地说:“以这样的主题来设计展馆,也是要向世界宣示自己的价值理念。”据悉,挪威希望在世博会后将这15棵大树集中转移或分散送到中国的不同城市。
  丹麦馆的主题是Welfairytales,由welfare和fairy tales合成,意为“幸福生活童话乐园”,也有人把它翻译成“梦想世界”。展馆是一个环形建筑。这个环形结合了自行车车道以及梦幻般的游览路线,人们可以骑着自行车游览整个丹麦馆。“展馆让参观者充分体验哥本哈根的魅力:自行车、海湾浴场、自然游乐场,尤其是闻名世界的美人鱼铜像。美人鱼将运至上海,置于展馆中央,而美人鱼铜像的原地将会展示中国艺术家的作品,以体现两国之间的文化交流。”
  尼泊尔馆的主体是一座半镂空状的佛塔,让人们自然联想到佛祖释迦牟尼诞生地蓝毗尼,尼泊尔馆的主题也由此被定为“寻找城市的灵魂:探索与思考”。据说世博会期间,释迦牟尼真身舍利将来到中国,供奉在尼泊尔馆佛塔的塔心,举行为期一个月左右的展示。尼泊尔方面还会举行从蓝毗尼至上海的汽车/摩托车拉力赛,拉力赛的主旨是将象征和平的永恒之火从蓝毗尼带到上海。
  介绍完这几个展馆,吴建中接着谈起他在2008年萨拉戈萨世博会上的一段心路历程。
  在称为“水塔”的展馆中央,悬挂着巨大的水滴雕塑,仿佛从天而降的水花在刹那间凝固。馆里没有其他任何东西。
  参观者在一个围绕雕塑的上升坡道上行走,期望从凝固的一刻走出来。吴馆长跟着人流足足走了20分钟,感到十分无聊、疲惫。直到从这个馆走出来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设计师就是要让人在沉闷的行走中达到冥想状态:水对人、对自然究竟意味着什么?回头一想,竟感到非常震撼,回味无穷。
  “在人类本性深处,蕴藏着一种欢庆节日或者情绪共鸣的激情。人们需要寻求一种惊奇,一种平等聚集的快乐,甚至是掉眼泪的情绪宣泄。”吴建中阐释道:“世博会就是让世界各地的人聚集在一起,共同探讨全球未来,为各种观念的碰撞和交流提供独一无二的方式,这就是它的魅力和价值所在。”
  “这是人类科技和人文的顶级盛宴!”吴建中有点激动:“除了主题馆,世博会还有大量论坛和文化活动。上海世博会总共将有2万多场演出,平均每天100多场,这是不是一个超级大Party?”
  世博会要管50年
  吴建中向记者谈起过他记忆深刻的一件事。在大阪参观世博会旧址时,陪同参观的一位日本大学女校长,一进大门,忽然站定,眼睛泛出泪花。缓了一会儿,她才不好意思地解释说,1970年,她还是个懵懂的小姑娘,新鲜刺激的世博会让她陡然开了窍,原来天地这么大,世界这么绚丽多彩。“那是我第一次穿超短裙,第一次吃西餐”,女校长感慨万千。
  “其实,世博会对中国人也很有现实意义。”季路德说,中国人90%没出过国,到了国外的人也多是蜻蜓点水,很难深入这个国家的核心,看到它最好的东西。“世博会浓缩了人类艺术和科技的最高最新成果,是一个大课堂,每一个有条件的母亲都应该带孩子去看看世博会。”
  “科技前沿的发明创造生动有趣,让孩子们用直接的方式去参与接触,会激发他们主动探究世界的兴趣,打开他们广阔的思考空间”,复旦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主任郭定平说。
  季路德介绍,日本馆就像一个紫红色的蚕宝宝,凹下去的是呼吸的“鼻孔”,翘起来的是“羊角辫”,每个进入世博园的人一下就会被它明媚的色彩和可爱的形状吸引。
  “紫色外膜非常柔软轻薄,不打地椿,不用混凝土,便于拆装、自动清洁、方便降温和节省能源,科学原理和低碳概念用艺术和童稚可爱的角度表现,会潜移默化地影响孩子和年轻人。”
  上海美术馆学术部主任肖小兰则从美育的角度力荐世博会:“很多家长不惜重金,不顾孩子兴趣去逼孩子学钢琴,为什么不花点钱带孩子到世博会上受受熏陶呢?”就她所知,世博会期间,法国5个国家级博物馆的藏品要来上海展览,还有西班牙、黑山的当代艺术展,上海的中山公园就有里昂的街舞表演,“这些孩子肯定喜欢”。
  吴建中发现,在当今国际一流的建筑设计师中,亚洲人很少,仅有的几个几乎都是日本人,四五十岁。“都是那个年代熏陶出来的,当时的孩子们长了见识,开了眼界。这是大阪世博会的功劳。”
  本报记者曾采访过本次世博会日本馆的设计总监彦坂裕。他回忆说:“大阪世博会时,我还是个高中生。当时的日本还少有城市夜景,当我走近世博园,一眼看到那片辉煌灯火,完全被震撼了。我和同学们徜徉在世博会展区,常常忍不住发出惊讶的叫喊:‘哇,太棒了,竟然有这么新奇的东西!’”。
  从彦坂裕心底发出的朴素感叹,其背后是大阪世博会对他个人以及这一代人的最大影响——思维的转变。“我在那一届世博会之前很少看到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而在世博会时与各国人士有了近距离接触,一下子打开了我的心灵。”
  日本建筑师丹下健三领衔进行了大阪世博园场馆设计和世博会整体策划。“丹下健三是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人。”彦坂裕表示,丹下健三不仅是普通的设计楼房的建筑师,而是从人类世界的角度看建筑,这个胸怀世界的理念深深影响了他。在大学二年级要选专业时,他选择建筑设计,师从丹下健三,并最终成为世界知名的大设计师。
  日本现代化基础的创立者大久保利通在大阪世博会举办近100年前曾预言过:一次世博会抵得上10万名留学生。上海市原市长汪道涵说过类似的预言:“‘广交会’是战术性的,管一年;世博会是战略性的,管50年。”
  能不能管50年,关键看第一年。大阪世博会组织者之一仁田博昭对记者说:“大阪世博会也曾慢热,后来大家知道了它的好处,最终达到至今没破的纪录6400万。这个纪录上海完全能打破,关键是要把国民动员做好。”

 

 
Advertisements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