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中欧散记(十一)

2012/07/11

      上次写到我们上车的时候正好开始下雨。离开Hallstatt,按照GPS的指示,我们再次穿过昨晚开过的隧道,从小镇的北头向左转,又进入了山区。这时雨开始大了起来,我们时快时慢,翻过几座山头,经过几个小镇,就上了A10高速公路。奥地利的高速公路造得非常好,在大雨中我们的小车还能以一百多公里的时速穿行,而一点都没有感到颠簸,这辆韩国的小车的操控性也不错;当然,天雨路滑,要小心驾驶。A10盘桓在群山之间,可能因为地形和天气的关系,有几段路雾气缭绕,让我想起了当年出差去浙江景宁的那个风雨交加的下午;又有几段高速路边的山坡就是滑雪场,有点加拿大班芙的感觉,想必这里也是一年四季都向游人开放的。一路上在奥地利境内我们还经过了几个超长的隧道,其中有两个是要额外收费的,好象都是十欧元左右。第二个收费站应该离边境很近了,有几个警察模样的人在收费站附近转悠,不知道是不是查高速收费标贴的,听说被抓到的罚款是几百欧元,整个欧洲都是这样。

      将近斯洛文尼亚的时候,我们又根据路边的指示下到高速左侧的一个休息站去购买斯洛文尼亚的高速贴纸。这地方其实就是个硕大的停车场,中间有个小屋,里面还卖一些不起眼的咖啡和食品,还有一个简陋的收费厕所,所以我们猜想这是已经到了斯洛文尼亚。继续往前开,路况还是不错,山势也没有那么险峻了。没多久我们就到了斯洛文尼亚的首都卢布尔雅娜(Ljubljana),这个名字拼写很拗口,读出来却很顺,把"j"读成"i"就差不多行了,我们第一次是在Rick Steves的纪录片里听到的。在许多旅游介绍中,去卢布尔雅娜,一般还要去路上经过的Bled湖,还要去附近的意大利海滨小城Trieste和克罗地亚的海滨城市Rijeka,我们因为时间的关系,在计划阶段就把那两个城市去掉了,而且今天下大雨,也就根本没想到去Hallstatt附近的两个湖和Bled湖。

      我们到卢布尔雅娜的时候,已经雨过天晴,跟着GPS在城里左转右转,脑子里有的方向感已经荡然无存。总算没绕很大的圈子,我们到了宾馆所在的那个小区。一路开过来的时候,发觉马路两边的房子和二十年前的北京有点相象,除了历史建筑以外,其余的看上去都应该是铁托时代的成就了。我们住的宾馆也很是如此,这是在居民小区里的一幢高层,很可能就是高层公寓改建的,甚至现在部分还是居民的住宅,因为我们在楼道里看到不少本地的中学生跑来跑去。在我们登记入住的时候,还有一个日本的旅行团也在大堂里,原来外面的大巴就是他们的,我们的车就和大巴一起停在门口不大的停车场里。到了房间,就知道这家宾馆和第一天布达佩斯的机场宾馆有得一比,就和以前中国的招待所一样,装修大概和上海二十年前老百姓的工房差不多。楼面的格局应该是在改成宾馆的时候重新布置过的,从房间的窗口望出去是另一幢一模一样的高层民居。

      虽然已经是下午三四点钟的样子,但是外面太阳还很高,我们放下行李,拿了照相机就出去了。在计划阶段,我们就着重找离景点较近的宾馆,今天的这家也是一样,从小区的另一边走出去,过了马路就到了一条不是很宽的步行街。走没多远,前面是一条大的横马路,往左看有一座桥,桥头上一边各有一只青铜的龙,那是西式的有翅膀的那种,所以这桥就叫“Dragon Bridge”,也算一个景点。继续沿步行街往前走,两边有几家旅游品商店和小饭店,再往前就是一个扇形的Preseren广场,这个应该是卢布尔雅娜的市中心了。广场中央是一座纪念碑,上面有青铜的人像(France Preseren,斯洛文尼亚著名诗人)和女神。右手边是红色立面是圣方济教堂(Franciscan Church of the Annunciation),左面则是著名的三座桥(Tromostovje)。这三座桥也是扇形分布,紧挨在一起,各自有各自的桥栏杆,桥面和两岸的路面平行,很有特色。我们先继续沿步行街往前走,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再转回来。这时候,路边有两处响起了音乐和歌声,想必这些都是复活节的庆祝活动了。这几天教堂里也肯定有活动的,我们走进圣方济教堂,里面就在做弥撒,我们站在后面听了一会儿,他们都是用本地语言交流的,所以我们就感受了一下气氛就出来了。

100_1717       走出圣方济教堂,我们朝对面的三座桥走去,过了三座桥就到了所谓的老城,这里的街道更宽一些,房子式样是旧式的,但是看上去要新一些、整齐一些。这个周末是复活节假期,所以大多数店铺都很早就关门了;人很少,街道就显得更加整洁有序了。这段路是市政厅的所在,所以整个街道两边的房子都错落有致,而且都维护得很好。路口有一个三河雕塑,因为卢布尔雅娜位于三条河的交汇处,这个和维也纳议会大厦前的四河雕像有得一比。市政厅也就是一排楼房中普通的一幢,不过多出来个门厅,上面插了欧盟、斯洛文尼亚和卢布尔雅娜的旗子。再往前走,我们又不小心溜进了一个博物馆,准确地说应该是一个画廊之类的地方,里面有平面和立体的各种作品。卢布尔雅娜人喜欢自诩为艺术之城,所以不但是这样的画廊里有各种各样的艺术品,连马路上各处也可以看到不同形式的展示。

      这个街区的一边是三座桥下面的那条河,另一边就是山和城堡(又是城堡!),我们转了一圈就沿着之字形的小路上山了。刚开始,路边还有一些民居,再往上就只有稀疏的树林了,来来往往有不少人在林间的小道上徒步,看不出是旅游者还是本地人。我们走走看看,虽然山不是很高,但到了上面基本可以一览整个城市的,因为这里的高楼比较少,有几个方向根本没有高楼阻挡视线。在一个小的平台上,有一个前南时期的雕塑,是金属的人像,黑漆漆地看不出个究竟,好象都举着步枪斧头镰刀什么的。

      再往上走一点点,就看到很多车停在路的两旁,人们都衣贯楚楚地朝城堡走去,应该是晚上城堡里举行什么活动了。从旅游攻略里看到,这个城堡白天是旅游景点,除了塔楼的顶端其余都是可以免费参观的,没想到晚上还是一个举办活动的地方。不过也难怪,从城堡外面可以看出城堡的各个细节都是经过进行修复的,绕到山后还看到这样的工程还在继续,这种使用和保护相辅相成的做法其实很值得发展中国家借鉴的。虽然欧洲的历史相对比较短,但在欧洲各处我们都可以看到政府和民间对各种各样历史遗迹的保护,和非常慎重的修复,很多地方即使无法恢复原样,也不会草率地拆毁或切割移做它用。相比之下几次回上海的感觉就很差,如果柏杨先生所说的,中国的每个朝代上台都会把以前的东西统统一把火烧掉,然后再重造一套能体现自身功绩的东西,物质的、文化的都是这样,前提是只要有权、有权就能搞到钱,怎么花钱都是统治者的意愿。

      我们沿着城堡一边的新式悬空走廊绕到山后,从另一面下了山,在这里还有一段上山的索道。听宾馆的人说,其实索道离宾馆更近,似乎我们应该趁城堡开放的时候先坐缆车去参观一下城堡,唉,错过了,不过这样从外面看看也挺好。下了山,我们就从老城的另一端走回三座桥,中间经过了圣尼古拉教堂(Saint Nicholas’ Cathedral),它的一扇铁门好象很有名,上面有刻画前教皇经历的浮雕。教堂里面也在举行弥撒,我们进去听了段赞美诗,虽然听不懂他们唱什么,但是悠扬的曲调却能让人的心情变的特别平静。回到三座桥和Preseren广场,街头的艺人还在那里载歌载舞。这时候天色有点暗,不过太阳还没有落山,我们就任由春天暖暖的夕阳晒在背上,慢慢的沿着步行街走回宾馆所在的小区。

[待续]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