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中欧散记(十五)

2012/08/31

这个应该是中欧游记的最后一篇了,断断续续、啰啰嗦嗦写到了第十五篇,怪不得前几天有朋友问我们究竟去了几天,其实前后一共就十天,时间很短,想不赶路都不行。

昨天下了半天雨,今天早上又得重上城堡山,去看建在南边的老皇宫。很多人都在山下的隧道口旁边等着坐缆车上山,今天天气很好,我们还是沿着昨天下午走过的路步行,实际上也用不了几分钟就到了山上。

山上这一边的建筑有好几个部分组成。主要有以前的皇室的住所,就是和布拉格的总统府差不多的四方形的楼房,中间有个庭院的那种。旁边还有些小型的博物馆,再外面有一片地正在整修,好象也是把地基全部挖开的那个样子,和我们第二天在Gyor看到的很象,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在上面重造原来的建筑。欧洲不少地方都喜欢把旧建筑上有历史的地基部分保留下来,和新的建筑整合在一起。巴黎的卢浮宫有一个角落就是这样,还有后来我们去的斯德哥尔摩的皇宫下面也有一个地方展示原有城墙的样子。

再往南一点就是旅游书上经常能看到的屹立在城堡山上的那个有穹顶的建筑群,现在是国家美术馆、图书馆和历史博物馆。今天是复活节的礼拜天,所以这里的节日气氛比较浓厚,庭院里都搭了一排排的小摊,人来人往,非常热闹,就是我们昨天看到的西方“庙会”。因为我们今天还要去佩斯那边看看,所以就没有去参观博物馆,直接从另外一边,经过一个象卫城一样的地方,从原来的车马道下山了。

回到人们排队坐缆车的地方,马路对面就是链子桥了。今天风大,过桥的时候根本就没办法给自己拍照,只能给镇守大桥的石狮子拍了几张照片。这座桥建于十九世纪中叶,是布达佩斯城内在多瑙河上的第一座永久性的大桥,它本身不仅在工程上,而且在艺术上也是当时的顶点之作。链子桥之于中欧乃至欧洲,就象布鲁克林大桥之于纽约,外白渡桥之于上海一样。

过了桥就到了佩斯,再往前走就到了城东最大的教堂——圣史蒂芬大教堂,是为了纪念匈牙利的第一位国王史蒂芬,当地语言称作伊什特万,所以也叫圣伊什特万大教堂。这并不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建筑,完成于上世纪初,属于新古典主义设计,和布达佩斯的其它几处名胜一样,是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初第一次世界大战为止的匈牙利繁荣的象征。其实奥匈帝国这半个世纪的繁荣,部分应该归功于当初促成奥匈联合的奥地利皇帝弗朗茨·约瑟夫和皇后茜茜公主。

从大教堂出来,转个弯就到了著名的安德拉什大街(Andrássy út),这是一条象巴黎香榭丽舍大街一样漂亮宽阔的林荫大道,从圣史蒂芬大教堂南面的那个路口一直延伸到英雄广场和城市公园。两边都是差不多高度,式样大同小异的新文艺复兴宫殿和大楼。大街的下面是欧洲大陆第一条地铁线,早于法国巴黎,可见当时布达佩斯的繁荣程度。

这次出游,我们没有打算坐公共交通,所以今天就基本靠走了。因为还是早春时节,行道树都还没有长出叶子,明媚的春光就直接照到路上,城里风也没那么大,暖洋洋的,正合适在林荫大道上漫步。路上引起我们注意的有几个地方,第一是音乐厅,门口有李斯特和其他匈牙利著名音乐家的雕像,第二是大道尽头的英雄广场,第三是恐怖制度博物馆(Terror Háza)。这个博物馆位于安德拉什大街60号,它包含有关20世纪匈牙利的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独裁政权的展品,也是这些制度的受害者纪念馆,包括在这座建筑物内被拘留,审问,酷刑或遇难者,博物馆于2002年2月24日开幕。这个博物馆让人感到震撼的有几个地方,第一是位于屋檐上巨大的代表法西斯主义的十字箭头和代表共产主义的五角星和TERROR字样,第二是树在门口人行道旁用铁链做成的铁幕,第三是嵌在博物馆外墙上的受难者们的照片,第四是在展厅里的一具真实大小的坦克,象征着制度的高压和武力。

走到大道的尽头,前面一下子宽阔起来,马路的对面左右分别是美术博物馆和艺术宫,广场中央的一群青铜雕像护卫着天使柱,远处两段拱型的回廊里有十二座匈牙利各时期的英雄雕像,回廊的上方还有四组天使的群雕。天使柱下面的这群雕像很有意思,他们是骑在战马上的七个古代匈牙利部落的的领袖。其中的几位,尤其是最前面的,无论从相貌还是衣饰,怎么看都象中国的戏剧绘画里描述的匈奴人的形象。大概他们中间真的有被蒙古人赶到多瑙河边的匈奴部落吧。

太阳有点偏西了,风也大了起来,于是我们离开英雄广场往回走,走到一半又沿着Teréz körút往西。这条路两边一商店为主,今天是节日,大部分都不开门。路过火车站的时候进去看了看,比较旧一点,也没有什么人。倒是旁边的一家麦当劳相当有气势,在一个小型体育馆大小的独立建筑里,错层设计,两面都是落地大窗。

再往前到玛格丽特桥堍向左就是议会大厦,虽然我们没有参观的计划,但是有一点还是需要注意的。议会大厦的参观入口不在这一边,而且大厦面朝多瑙河门口的人行道是不开放的。所以我们直接走到河边,这里风比较大。经过议会大门的时候,发现河边的人行道上有好多鞋子放在那里。走近了才发现这些都是铁制的雕塑,看介绍才知道这是纪念二战期间在匈牙利被纳粹杀害的几十万犹太人,其中就有被枪杀后推入多瑙河的。另外一个我们错过的的是议会大厦附近的纳吉的塑像。在匈牙利事件中,当时的总理纳吉·伊姆雷和其他领导人被苏联军队以反革命罪处决,一直到八十年代末才得以平反昭雪。

历史总是沉重的,但是这里的人民以各种形式记录了历史,让历史不再重演。

过桥回到布达,在河边拍下了夕阳中的议会大厦和链子桥。我们的中欧之行就基本告一段落了。第二天一早开车回到机场,还了租的小车,还是坐荷兰航空公司的飞机,经阿姆斯特丹回多伦多。

Advertisements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